棣栭〉> 八卦娱乐>姝f枃

古今兴废事,只看洛阳城:一幅唐诗的洛阳画卷

2022/6/25 6:02:44 鏉ユ簮锛氫簰鑱旂綉 缂栬緫锛氬尶鍚?/span>

  宋人司马光有诗:“烟愁雨啸黍华生,宫阙簪裳旧帝京。若问古今兴废事,请君只看洛阳城。”在中国文化史,特别是唐诗史上,洛阳这座城市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不到洛阳城,不能解大唐的典雅与富丽;不读咏洛诗,不能知唐诗的浪漫与情致。作家、诗人马鸣谦的著作《唐诗洛阳记:千年古都的文学史话》,将时段定于隋唐,将空间定于洛阳,试图描绘一幅洛阳诗歌文学的全景图,是一部体例独特的唐代文学史话。

  “洛水穿宫处处流”的洛阳城速写

  在谈及洛阳城之前,应该先提及隋炀帝和宇文恺两人,因为他们是隋唐洛阳城的真正缔造者。

  而谈到隋炀帝,又应该多说几句,因为他卓越的诗才。一首《野望》:“寒鸦飞数点,流水绕孤村。斜阳欲落处,一望黯消魂。”《春江花月夜》其一:“暮江平不动,春花满正开。流波将月去,潮水带星来。”隋炀帝殒命江都10年后,唐太宗对他诗歌才能和行事风格的巨大反差也甚为不解。

  这本《唐诗洛阳记》从隋炀帝和宇文恺缔造的洛阳城开始讲起。新修的洛阳城又名东都,洛水自西向东穿城而过,将城郭分为南北两区。因地形关系,洛阳没有采取大兴城以朱雀大街为南北中轴线东西对称的布局,宫城和皇城建于西北隅高处,其面积比北京紫禁城大3倍,可见其开阔雄壮。宫城名紫微城,“东西四百里一百八十八步,南北二里八十五步,周一十三里二百四十一步,其崇四丈八尺,以象北辰藩卫。”宫城内有乾阳殿、大业殿等数十座宫殿、阁、堂、院,极为富丽堂皇。

  洛阳城里的定鼎门大街,又称端门街,宽约177.6米,比长安城的朱雀大街还要宽阔,且两旁行道树种植了樱桃树与石榴树,春秋时节沿路风景绝佳。隋炀帝还在端门街上安排过大型百戏表演。

  隋末,洛阳城遭到战火破坏。武则天掌控朝政前后,洛阳城又被重新修缮。载初元年(690)九月九日,武则天改唐为周,定都洛阳,以长安作为陪都。大抵在武则天时代,洛阳的营建基本完成。武则天在隋东京的基础上构筑了外郭城,营建官署,以及修缮洛水桥梁等基建工程。另外还增筑“上阳宫”并翻新“神都苑”(又称上林苑),上林苑是世界史上占地最广的皇家园林。“上阳花木不曾秋,洛水穿宫处处流。”“春游上林苑,花满洛阳城。”这两处都是唐诗中屡屡出现的地标性建筑。

  “垂拱元年(685),唐玄宗出生在洛阳,又在此成长。他是个土生土长的‘洛阳子’,难怪开元年间会频繁巡幸洛阳。”马鸣谦在书中写道。直到中晚唐时期,洛阳政治地位下降,城中心由宫城、皇城移至洛南里坊区的河南府廨,城里的各个功能区也有所变化。

  在切入洛阳与诗歌的主题之前,马鸣谦先对洛阳都城史做了一次“速写”,继而转入城市史、文学史、制度史的横向轴线,尝试破解唐诗得以繁荣的原因,回溯诗歌文学在隋唐之际的演变轨迹,探寻古都洛阳隐藏的文化密码。

  洛阳城的光辉文学时刻

  在《唐诗洛阳记》的大部分篇幅中,作者落脚于具体的人与事,将唐代著名诗人的诗歌作品与历史事件穿插叙述,以诗人生活行迹与地理空间彼此印证。这种书写方式使读者宛如梦回大唐洛阳,经历了一场穿越时空的文学游赏之旅。

  作者马鸣谦从武则天朝的文学活动“龙门赛诗”讲起。武则天很喜欢洛阳龙门,游龙门又必游香山寺。某年春天,她率群臣到龙门赏春,下令群臣各以龙门为题赋诗,先成诗者赐以锦袍。《唐诗纪事》卷十一“宋之问”条载:“武后游龙门,命群官赋诗,先成者赐以锦袍。左史东方虬诗成,拜赐。坐未安,宋之问诗后成,文理兼美,左右莫不称善,乃就夺锦袍衣之。”宋之问写的是七言歌行《龙门应制》,“洛阳花柳此时浓,山水楼台映几重”,宋之问的诗歌不仅描绘了洛阳风貌和君臣出游龙门场景,又不忘在诗中及时颂圣,迎合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喜好。

  在讲述诗人与洛阳城的交集时,作者并非单纯罗列诗人出入洛阳城的经过与诗歌创作,也以此为节点展开了诗人的一段文学生涯。比如作者讲孟浩然。孟浩然毕生布衣,但其人是入世的。襄阳距离洛阳不远,他多次往来洛阳,还曾在洛阳寓居过一段时间,马鸣谦称其为“洛漂”。

  开元十二年(724)冬,孟浩然再次来到洛阳,因唐玄宗于这一年十一月移驾洛阳,准备第二年十月从洛阳出发去泰山封禅。大约在此期间,孟浩然与18岁的储光羲交往,作有《同储十二洛阳道中作》:“珠弹繁华子,金羁游侠人。酒酣白日暮,走马入红尘。”这一天,我们的田园诗人在酒楼饮酒,一直喝到日暮时分才罢休。从诗题中可以判断,一同饮酒的还有储光羲。两年后储光羲进士及第,这年他才20岁。

  开元十八年(730),年过40岁的孟浩然从长安应试后回乡经过洛阳,经洛阳至南阳时,道途为大雪所阻,作《南阳北阻雪》一诗。诗人黯然返乡,思虑万千,对自己的半老生涯做出了反思,调侃自己仕途无望是被爱好文学耽误。开元二十年春,孟浩然又来洛阳,这次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诗歌《李氏园林卧疾》中称“年年白社客,空滞洛阳城”,说自己年年来洛阳,不过心境多是寥落。

  当然,洛阳城最光辉的文学时刻,是天宝三载(744)李白与杜甫在此会面。闻一多将李杜之会比喻为“日月相会”,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,唯有孔子见老子可与之媲美。遗憾的是,关于此次会面,两人均没有诗作记录、流传。

  诗人的落寞和欢乐

  诗人与城市的缘分着实玄妙难言。同一座洛阳城,有人觉得风光潋滟,有人只觉暮霭深重。

  对于“一日看尽长安花”的孟郊来说,梦想和荣耀都留在长安城,洛阳城却是苦寒之地。苦寒并非因天气,而是心境。元和元年(806),经韩愈等人推荐,56岁的孟郊来到洛阳任河南水路运从事。他在洛阳置办了新居,居所附近风景宜人,还有溪水流经。孟郊在宅院中造“生生亭”取景,又开出两亩菜园,俨然在洛阳城拥有了一处田园。“遥青新画出,三十六

  扇屏。褭褭立平地,棱棱浮高冥。”孟郊有诗《生生亭》纪之。随着生活境况有所改变,孟郊此前诗里的激切、愁容减弱了不少。

  “天津桥下冰初结,洛阳陌上人行绝。榆柳萧疏楼阁闲,月明直见嵩山雪。”这是孟郊笔下不多见的一首没有刻意古怪用字的诗歌,描绘了洛阳冬日景象。遗憾的是,这样安定闲静的日子并没有多久,此后的几年中,孟郊接连遭遇丧子之痛,可能是有3个儿子相继离世,且离世时尚是幼儿。他曾写组诗《杏疡九首》,遣发感伤悲愁情绪,韩愈还曾作诗宽慰劝解。孟郊去世后,诗人王建还写《哭孟东野二首》追怀,其中有句云“东野先生早哭儿”,写出了孟郊丧子之悲戚。洛阳城之于孟郊,可谓凄凉伤心地。

  作为唐朝的另一处政治中心,很多诗人都曾在洛阳求仕、为官和生活过。除了上文中提到的诗人外,《唐诗洛阳记》还写了杜甫、李贺、贾岛、李商隐等在洛阳的起伏人生。当然,书中的描述并不限于诗人们在洛阳的足迹,而是以他们出入洛阳为线索,展现诗人一个时期的生活形态、交游工作以及文坛面貌。

  白居易在洛阳居住时间很长,马鸣谦称可以说他是半个洛阳人。长庆四年(824),白居易的杭州刺史任职结束返回洛阳。在洛阳的宅院中,白居易蓄养了不少歌妓,包括人们熟知的樊素和小蛮。在诗歌中他还写道:“三嫌老丑换蛾眉”,意思是歌妓老了丑了,还会更换年轻女子。白居易还和牛僧孺聚拢自家歌妓组织了一场宴会,作诗《与牛家妓乐雨夜合宴》,诗中说,“人间欢乐无过此,上界西方即不知。”我们这场宴会可谓人间第一了吧。

  白居易晚年是比较会享乐之人,当然这只是他洛阳生活的一个剪影。此前在洛阳居住时,他也有饲养仙鹤、觅太湖石以及与友人唱和这样的风雅之事。

  诗人的这些或是落寞、或是欢悦之事,一直是洛阳城里代代流传的故事。

原标题:古今兴废事,只看洛阳城:一幅唐诗的洛阳画卷

值班主任:高原

  • 幽默搞笑
  • 热点新闻
  • 美女图库
鏈珯鍐呭鏉ヨ嚜浜掕仈缃戯紝涓嶆彁渚涗换浣曚繚璇侊紝浜︿笉鎵挎媴浠讳綍娉曞緥璐d换.
COPYRIGHT 漏 2014-2022 13011.net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骞垮憡鍚堜綔鑱旂郴閭锛?91info@2980.com. 鐗堟潈鎵€鏈?澶╁ぉ璧勮